service phone

+86-0000-96877

站内公告: 诚信为本:市场永远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。

登录注册区

Tourist Attractions

好友注册

好友登录
联系我们

+86-0000-96877

+86-0000-96877

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

娱乐八卦您当前的位置:好友娱乐 > 好友推荐 > 娱乐八卦 >

93岁老人DNA寻亲 曾以为付笛声是她送养出去的儿

时间:2017-07-01    点击量:

  “我,我没有卖他……”93岁的张明芬用颤抖的声音不停地向记者诉说

  江仲隆曾和歌星付笛声通话,想找到一点小弟的消息

  江南美手机里一直保留着三哥(红圈人物)少年时期的黑白照片,因为他和抱走的七弟很像

  张明芬一家人都希望找到当年被抱养的小弟

  璧山中山南路那栋普通居民楼里,张明芬像往常一样坐在那张一侧放枕头的长沙发上。回忆起53年前的那个下午,她眼眶潮湿,嘴唇颤抖致话语变得有些不清:“我,我没有卖他……”她口中“没有卖他”的他,正是送养出去的那个儿子。53年前,一户家境好的人家送来一袋伴手礼,几斤白糖及一些广柑;她把40多天的儿子送养给对方。迄今,儿子音讯渺茫。

  我想把你弟弟找回来

  张明芬今年93岁,老伴已过世,育有7个子女,送养出去的儿子是老幺。

  2个月前,常看“等着我”栏目的张老太告诉女儿,她发现电视上寻亲成功的家庭都做过相同的事,即去DNA基因库配合血样采集。

  由此,她叫女儿带她也去做血样采集:“我想把你弟弟找回来!”当月,张老太在女儿江南美陪同下,到璧山区公安局求助。

  全国知名的公益性寻人网站“宝贝回家”和“等着我”栏目属战略合作伙伴关系。昨日,“宝贝回家”重庆志愿者群管理员唐果告诉记者,2009年,该群成立,目前,经群友努力,已替约400个失散亲人的家庭圆梦。

  唐果说,93岁的张老太去采血样纳入寻人DNA基因库的事非常罕见,她应该是全国最高龄的DNA寻亲者了。

  确实是没有办法

  张明芬生于家境殷实的中医世家,丈夫来自当地的西医家庭,双方家长是世交。40岁那年,她生了幺儿。当时丈夫患病卧床不起,幺儿出生40多天,就被送给别人养育。

  “那时我一个月工资只有18块,拖起7个娃儿,我确实没办法……”她回忆起生活艰辛,强调自己把儿子送养出去确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“现在,我拼命地想,都想不起他当年的样子了。”她说完这话后,眼里流露出自责。

  “小弟(送养出的男孩)是我在带。那年,我6岁。他长得宽皮大脸的,跟我三哥很像。”张老太的第6个孩子江南美接话。

  张老太的儿子江仲隆补充,母亲工作非常卖力,因屠宰技能特别突出,还被评为那个年代的四川省劳模。年轻时,母亲被称为“张八县”,意思是剐肠衣的技术,在璧山以及周边七个县的屠宰工人中,数她第一。

  “我没有让他回到我们家庭的想法。只想好好看看他长成啥样子了。”采访江仲隆间隙,张老太这样喃喃自语。

  一直自责到现在

  “我没卖他!那时,我心甘情愿把他送养出去,一心想让他到好人家去过。那家人当年是重庆炮校的,生活物资特别多,连洗澡都用牛奶。”张老太再次回忆,言毕陷入沉思。

  “我妈说得不清楚,不是那家的家庭成员用牛奶洗澡,是为让小弟皮肤白,养父母用牛奶给小弟洗澡。”江仲隆纠正母亲说法。

  尽管如此,张老太对这件事却迄今不忘:送养小弟那天,她收了对方用几斤白糖和广柑装的一袋伴手礼。此后数年,逐渐长大的儿女们,隐约发现母亲日渐萌生是她“卖小弟”的心结。

  心结在文革时期被放大。上世纪六十年代末,璧山县有个南下干部是山东人,介绍了一些璧山姑娘嫁到他老家。文革即将结束时,这人被批斗关押,罪名是“人贩子”。

  儿女们发现,自那个南下干部被批斗关押后,母亲对任何人都不提送养幺儿的事。然而,她脸上的思子之情,邻居都能轻而易举地看出来。

  时光荏苒,被伴手礼压抑半个多世纪的张老太,在子女开导下才有些许释怀。原来,她送养儿子之初就一直很自责,后来,南下干部事件发生后,她更加坚定地认为送养儿子是“卖儿子”,属于被打击的“违法行为”。

  付笛声不是她的幺儿

  10年前,张老太的思念之情井喷过一次,其炽热程度让儿子江仲隆记忆犹新。江仲隆告诉记者,当时他发现,母亲只要一在电视上看到付笛声唱歌,总是很出神,有时高兴,有时却叹息。

  为啥呢?母亲指着电视说,唱歌的人年龄跟你小弟差不多,我看应该是你小弟。江仲隆仔细看了付笛声的五官,感觉的确有些相似。为了了却母亲的心愿,他四处托人打听付笛声的联系方式,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付笛声的电话。

  “付笛声的脸形跟我们几兄妹神似,当年抱养小弟的那家人是北方口音。顺着特征,我从网上查到付笛声确是北方人后,才壮起胆子,拨通他电话。他对人很客气,如实告诉了我他的年龄。很遗憾,他比小弟小两岁,不是我要找的小弟。”他记得,他把结果告诉母亲后,母亲长叹了一口气,良久没有说话。

  江南美说,她小时带过小弟,记忆中的小弟长相跟三哥相似。现在,她仍保留着三哥年少时的那张黑白照片,借着这张照片,在脑海中模拟小弟的模样。昨天,当江南美展示照片时,一直沉默的张老太突然侧身过来,浑浊的眼中有泪光闪动。

  难度再大都不会退缩

  目前,张老太已在“等着我”栏目进行了登记,并获得了相关编码。昨天,记者也把张老太的故事告诉了“宝贝回家”重庆志愿者群群主唐果。

  唐果听完后短暂沉默,她说,张老太寻子难度有些大,首先,张老太的血样纳入了DNA库中,但没有她过世多年的丈夫的DNA样本,这使精确寻到失散亲人的难度又增加了几分。

  其次,孩子1964年被送养时只有40多天,不可能有记忆,当年领养孩子的重庆炮校那家人按常理也不会告诉他是养子的真相。

  1970年,炮校撤销。按张家人的说法,他们在炮校撤销后曾四处打听相关信息,只找到两三个可能知情的人,且对方均不愿透露任何信息。这让寻人变得又困难了几分。

  发稿前,记者拨通张老太电话。电话中,她很感谢唐果的关心及建议。她说,不管难度有多大,她和儿女们都不会退缩。她盼望,去世前能见到53年前失散的儿子。电话那头,她声音哽咽起来。记者黄艳春 文 冉文 图

地址: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 电话:+86-0000-96877  手机:+86-0000-96877
Copyright © 2002-2017 www.sscwz.com k彩娱乐 版权所有  技术支持:k彩娱乐  ICP备案编号:琼ICP备14001732号  统计代码放置